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八十九章 案情分析 更多>>
 

  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八十九章 案情分析

    时间:2018-07-11 「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出面的,关係是我一手打通的,钱是我送的,『中怠香港』的人只认识我,毛正毅从来没自己出过面,就连『农凯』的内部记录录都只有我的签名,每次我要毛正毅签署有关的文件,他总是找出各种藉口拖延。」吴倍颖缓缓的坐下了,「他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,一旦东窗事发,他可以推得一乾二净,一切都由我承担。」
      「这么小儿科的把戏怎么会逃过了吴先生的法眼呢?」侯龙涛已经渐渐的瞧出了一些眉目,但还有很多连不上的地方,「再说他那招儿就真的管用吗?调查人员再傻也应该明白常理的,吴先生只不过是个打工的,这么大的事情老总儿是不可能不知道的,姓毛的哪儿能这么容易就把自己择(Zhai2)出来?」
      「你觉得不可能吧?其实简单的很。」古全智要为晚辈授业解惑了,「毛正毅绝不会否认知道贷款一事的,但他可以否认知道『农凯』没有外汇管理局的批文,更可以否认参与了倍颖对『中怠香港』的行贿活动,刚才倍颖自己也说了,毛正毅从来都没有留下任何能将他牵连进来的真凭实据。」
      「切,」侯龙涛一脸的不以为然,「还是觉得不合理,您这话听着就特不合理,吴先生被抓了对毛正毅有什么好处?吴先生可是知道他以前的一切啊。」「倍颖,是你自己说,还是我来解释?」古全智看了看吴倍颖。「古总说吧。」吴倍颖现在脑门儿上直冒虚汗,哪儿还有心思给侯龙涛分析「案情」啊。
      「那好,不过我也全是推测,要是有说得不对的地方,倍颖就纠正我吧。」古全智走到小冰箱跟前,取出一瓶矿泉水儿,然后又坐到了办公桌后的大转椅上,看来是要长篇大论了,「嗯……从哪儿讲起呢,先说倍颖本身吧,他的忠心造成了他对毛正毅的完全信任,其实我相信老毛是露过不少破绽的,就像迟迟不在有关文件上签名。」
      「哼哼,看来不光爱情能让人迷失方向,忠诚也一样。」侯龙涛摇了摇头,看不出这么明显的漏洞也真是够可怜的。「任何感情到了一定程度都会使人迷失,愤怒、仇恨、怜悯,等等,等等。」古全智好像也狻有感慨。「呵呵,古总不用理我,您继续说吧,等这事儿全搞定了,我再陪您喝茶聊天儿。」
      「好,那再说说外界,商界一向的看法就是『农凯』的老闆是毛正毅,但所有的决策全由倍颖作出,不管是真是假,再加上以前所有的谈判都是倍颖出面,毛正毅只管签个字,然后就坐等收钱。久而久之,人们都觉得毛正毅是个草包,如果真要说倍颖在没有老毛参与的情况下一手搞定了那笔贷款,恐怕是信的人多,不信的人少呢。」
      「那动机呢?吴先生的动机是什么?钱都是给『农凯』的,他又没有股份,一分钱也不会落入他的口袋袋啊。」「这点就要从毛正毅的动机说起了,你和他有一定的接触,你告诉我,你对他有什么评价?」「我的评价?四个字,无德无能,他在北京的所作所为都证明了这一点。」
      「大部分人都是你这种想法,我也不否认,但他绝没有你想的那么无能。毛正毅受人注目是近十年的事儿,就连倍颖也只和他共事了十年,但我已经认识他小二十年了,他这个人不简单,虽然他没什么文化,但心眼儿却不少,他从小儿被人看不起,所以现在喜欢出风头,别人把『农凯』的成功全部归功于倍颖,你以为他就真的会甘心吗?」
      「毛正毅是老闆,直接把吴先生解雇不就完了,以他的性格,不会是怕别人说他过河拆桥吧?」「当然不是了,他知道倍颖对『农凯』的贡献,有这么好的帮手,不用白不用,等用够了再甩掉也不迟啊。」「照您这么说,现在应该就是用够了吧?还是那句话,炒了就是了,干嘛费这么大的劲儿啊?」
      「别忘了,他喜欢出风头,平平常常的解雇一个人有什么意思,一定要做到有轰动效应,让人们在几年后还会记得。而且咱们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要搞垮毛正毅?因为怕他报复咱们,咱们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?没有,可他为什么要报复咱们?因为他的报复心太强了,我看他早就对倍颖有所忌恨了,他一定要报自己被当成白癡的仇的。」
      听了这话,侯龙涛更加确定了自己整死毛正毅的决心,绝不能让他有机会报复自己或是如云,「老王八还真够狠的,从一开始就拼了要把那二十二亿赔进去。」「那倒也不一定,我看他更想把香港的事情做成,如果他真的做成了,一切的关于倍颖是金子,他是狗屎的言论就都不攻自破了,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还为挽救他的投资出了那么一点儿力。」
      「怎么讲?就算成功了,一样会被归功于吴先生,怎么会让人改变对他的看法?」「倍颖是成名的商人,他是以稳健着称的,没有过半的把握,他是绝不会莽撞行事的。但这次在香港的投资实在太冒险了,贷款前来的外地商人,在未打通各关之前就疯狂收购,有没有成功的可能?有。有多大的可能?很小。这不是倍颖的风格,是不是,倍颖?」
      「是。」吴倍颖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,他还没能从被背叛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呢。「不对,」侯龙涛又发现漏洞了,「既然大家都知道不是吴先生的风格,又怎么会有人相信是他……」「知道你会有此一问。」古全智打断了他的话,「你要明白,策略的制定和策略的实施完全是两码事儿,毛正毅在决定投资的同时,也可以完全不参与筹资。」
      「那要是投资失败了呢?」「要我看,他不会等着人来查的,在他确认损失无法挽回之时,他会首先向倍颖发难,暗地地向检察机关放风,让他们对贷款事件进行调查,然后逮捕倍颖。接下来的事儿你猜也能猜到了吧?你要是猜不到,我可就选错合作伙伴了。」古全智笑瞇瞇的看着侯龙涛。
      「如果按您的意思,因为没有批文,抵押协议不具备法律效力,所以就算二十二亿没有了,怠行同样不能接管毛正毅在上海的不动产,对不对?」「对。」「可问题在于,吴先生是做为『农凯』的总经理在协议上签的字,是属于职务行为,不管他是怎么搞到的贷款,『农凯』都不可能,也不应该脱得了干係的。」
      「呵呵呵,你这就属于美国人的思维,美国的法律不讲事实,讲的是程序,讲的是证据,讲的是每条法律条文文的每一个字是什么意思,在中国,这些只是考虑的方面,最重要的是事实,当然了,有的时候事实是经过后天加工的。现在的事实是什么?倍颖为了个人的原因,出卖自己的僱主,如果受害人也受惩罚,那法律的存在就毫无意义了。」
      「您这是强词夺理,还是不太合理。」「真的吗?五十万资金可以起一个公司,你找一个你手下的小孩儿,用他的身份证起照,除了每个月给他点儿钱以外,公司的业务他一概不用管,小孩儿很信任你,你是他大哥嘛,可你却在背后大肆虚开增值税发票。万一事发,按照法律条文,被枪毙的应该是法人,而你可以逍遥法外,但事实上,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,枪毙的一定是你。」
      「我明白您的意思,但两件事儿有本质的不同啊,我觉得这更像是回扣的问题,我的总经理吃回扣被发现了,只能是行、受的个人被法办,合同是不能被终止的。」现在侯龙涛所问的问题其实早就与他们策反吴倍颖的目的无关了,只是他自己好奇罢了。
      「这才是有本质的不同呢,回扣违法,但谈判本身不违法,所以除非双方都同意,你不能单方面终止合同,可『农凯』从一开始就不具备贷款的资格,如果一方执行了一份不具法律效力的合同,那属于自愿行为,另一方是没有义务履行合同条款的。」古全智还真是在用心给晚辈上课。
      「那毛正毅就不怕吴先生把他以前见不得人的事儿抖出来?」「口说无凭,对于这种重大经济犯罪的逮捕一定都是突击进行的,倍颖是不会有时间将证物準备好的。要不是今天咱们把毛正毅的阴谋分析出来,倍颖还被自己的忠心所迷呢,说不定就会自己一个人扛下来,我看这才是毛正毅最希望看到的结果。」
      侯龙涛扭头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吴倍颖,暗暗歎了口气,再有本事,选错了主子也没用,「如果吴先生一口咬定毛正毅有问题,检察机关怎么也得查一查啊,他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吧?」
      「傻孩子,这种案子,有一个替罪羊就足够了,他们死急掰趔的把毛正毅拉出来,对谁都没有好处,特别是上海的大佬们,虽然他不一定就敢把什么都抖搂出来,但少一点儿麻烦总比多一点儿好。速捕速审速判,把倍颖一毙就算完事儿。二十二亿港币啊,对上可以请功,对下可以显示廉洁,何乐而不为啊?」
      「替罪羊的动机是什么呢?吴先生从贷款中并不能得到好处,他没有动机,怎么定罪啊?」「那太简单了,凭毛正毅的关係、手段,要想修改一个怠行帐户的户主姓名和开户时间还不算难,给倍颖的账户户来那么几百外、几千万来历不明的港币,这就是动机。或者乾脆就说他是为了完成筹资的任务不择手段。总之,欲加之罪。」
      侯龙涛对于古全智的解释已经很满意了,「吴先生,怎么样?现在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了?」吴倍颖抬起了头,脸上的神情还是有点儿恍惚,「古总提点建议吧,您早就为我想好出路了吧?」他现在脑子子乱得很,但既然他们是要自己帮忙搞掉毛正毅,那就一定已经有了比较周密的计划。
      「如果你有意思的话,我想请你出任『常青籐』的副总经理和『常青籐(上海)』的总裁,『常青籐(上海)』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将过户到你的名下,『东星』在上海的业务也需要你鼎力相助,咱们现在就可以签一份意向书。我相信,凭你的能力和已经存在的关係,『常青籐』接管『农凯』在上海的生意应该不成问题。」
      古全智不说要怎么搞掉毛正毅,却先说事成后的报酬,吴倍颖知道这是因为他是有十足的把握,也表明自己将要面对的是对旧东家的全面背叛,「那我需要做什么来得到您所说的一切呢?」「不难。」侯龙涛和古全智相视一笑……
      第二天上午,吴倍颖就乘飞机回上海了。同一天,「东星」的三家网吧同时被人砸了,所幸是无人受伤。侯龙涛并没有报警,他的这一举动是很符合黑道儿的规矩的,但更多的人认为他是要自行解决。在这之前,他与「霸王龙」出现矛盾的事儿已经开始在北京黑道儿上流传开来了……
      一天之后,开往上海的T13次豪华列车的一间包厢厢,一坐一躺着两个年轻人,坐着的那个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,深深的吸了口烟,「文龙,睡了吗?」「睡他妈屁啊,」躺着的那个翻身而起,「你又不关灯,又他妈一个劲儿的抽烟,还时不时的歎两声儿气,我他妈怎么睡?」
      「哼哼,聊会儿天儿吧。」侯龙涛把烟盒儿扔了过去。「行,聊吧,你就先说说咱们为什么不坐飞机。」「机票是有名字的,就算是在机场买,电脑都是联网的,上海方面立刻就会知道,这次对付的不是个小混混、土流氓。」「切,他有那么机灵吗?再说就算他知道咱们去上海了又怎么样,上海又不是什么军事禁区。」
      「唉,现在的世界,只有不小心,没有太小心。」「那你怎么又让姓吴的坐飞机走啊?」「毛王八有意害他,八成已经派人盯着他了,他怎么走都是一样。」「唉,」文龙挠了挠头,「找俩人儿去取货就完了,要不然乾脆就让姓吴的把东西带回北京,咱俩为什么非得去上海啊?」文龙叼着烟,又困又睡不着,自然就全是抱怨的言语。
      「让别人去我不放心,至于为什么不让他把东西带回北京,我一天见不到货我就坐立难安,老有毛正毅这么一个大威胁不即不离的跟着我,你说我难受不难受?」「我,既然是个大威胁,就你跟我去!?上海滩啊,历来都是龙潭虎穴,最少也得带上一车人啊,光咱俩,那不是白给吗?」
      「嗯……」侯龙涛皱起了眉头,「有道理,我怎么会把这点想漏了呢。」他看了一眼表,已经是2:00多了,「来不及了,弄好了咱们连一天都待不到,希望不会有事儿吧。妈的,让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是有点儿紧张了。」「至于吗?我就是那么一说,你在北京的闹市动手,不到两分钟巡警就来了,上海也不会差到哪儿去的。」
      「嗯,不过还是那句话,只有不小心,没有过分小心。」「『霸王龙』那件事儿你打算怎么办?」「没什么怎么办的,来着看吧,其实迟早要和他有接触的,不是合作就是冲突,现在事端已起,更是没有第三条路可走。」侯龙涛摇着头又叼上一颗烟,「一大堆的事儿都赶在一起了,想推也推不掉啊。」
      「四哥,」文龙为他点上烟,「说实话,我看你这一段儿都不是很开心啊,老显得有点儿累,是不是我的嫂子们在床上太厉害啊?」「你丫那,刚说几句像样儿的话,立刻又没正形儿了,真是狗嘴嘴吐不出象牙。这一段儿勾心斗角的事儿太多了,确实是很累,想想以前的日子,上学、打架、泡妞儿,闲来无事玩儿玩儿牌,哼哼,唉……」
      「你他妈别老是唉声歎气的,少见你这种亿万富翁。」「值得吗?现在看来,老老实实的挣工资,找个好女人成家生子,家人朋友,老婆孩子,普普通通的过一辈子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」「呵呵,你丫腰缠万贯了才说这种话,要是现在让你过回普通人的人的生活,你干吗?」「能有几个老婆?」
      「当然只能有一个了,你要是花,嫂子就像普通女人那样撒泼。」「,那还是别了。」「哈哈哈……」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。「四哥,你也别想得太多了,这是你的命,我太了解你了,你是聪明人,你是不可能甘心过普通人的生活的,机遇不来你都会去找,更别提机遇自己送上门儿来了。」
      「是吗?你还了解我什么?」「你说勾心斗角太累,实际上你喜欢耍心眼儿,咱们认识十好几年了,从小儿你就喜欢。」「怎么见得啊?我自己都不觉的。」「我也就是感觉,就像那个跟你抢任婧瑶的傻,要是我,撑死了就是抄人跟丫码;还有每次去别人的地盘儿剋架,你都是这设计那设计一通儿,跟他妈排兵布阵一样。」
      「呵呵,也许吧,也许我是喜欢耍心眼儿,人啊,最不了解的就是自己。」「我觉得你这样挺好,至少对我挺好,你出国之前那么多年,除了自愿,咱们只进过一次看守所儿,你一走,四年年我和大哥他们都不知道被弄进去几次了,等你一回来,快一年了,咱们又都是顺风顺水,我算看出来了,有四哥你在,就只有咱们算计人,没有咱们被人算计。」
      「唉,你对我太有信心了,你四哥我刚刚就被人玩儿了一回。」「是吗!?谁啊?怎么回事儿?」自己崇拜的「计算王」居然被别人耍了,那可得听听。「古老闆。」「古老闆?谁古老闆啊?三……三哥他舅舅!?」「你还认识别的古老闆吗?」侯龙涛用鼻子向外喷着烟,「是老的辣,老炮儿绝不能小看的。」「说说,说说。」
      「其实也不能叫玩儿我,他也不是真的要害我,我不光没什么损失,还有赚,但我怀疑他确确实实是利用了我一把。老实说,他的计划并不是完美无缺,中间出了一个很大的漏子,如果不是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它堵上了,现在的形势不知道有多糟呢。」侯龙涛说话声音并不大,好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      「你他妈说明点儿,」文龙可是急得直挠头,「别嘀嘀咕咕的像个老娘们儿一样。」「我现在不能跟你说,有很多环节我还没想清楚。」「,那有什么不能说的,你说出来我也能帮你想想,除非你丫就是嫌我傻,既然你想不出来的,我就更想不出来了。」「你他妈想哪儿去了。」侯龙涛笑了起来。
      「是不是?是不是?不是你就说。」文龙都站起来了,还是不依不饶的。「行行行,坐坐坐坐下,今天我跟你说的话是要保密的。」「放心吧,你说过是保密的话,我什么时候让第三个人知道过?」「那好,我的想法完全是猜测,并没有什么事实根据。」侯龙涛把心心的疑虑都说给了这个被自己当成亲弟弟的小伙子。
      文龙就像听说书的一样把侯龙涛的话听完了,「,跟他妈《三国》似的,听你讲故事就是有意思。」「你大爷,我费了这么多吐沫,你想出什么来了?我的疑问你能解吗?」「没戏,我刚才不就说了嘛,你想不出来的,我更想不出来了。」「王八蛋,你刚才可不是这儿语气,妈的,你小子也来阴我。」
      「没有没有,反正睡不着,与其听你唉声歎气的,不如让你给我讲故事。」文龙笑了笑,但马上又换上了一幅严肃的表情,「如果你估计的不错,虽然古叔叔并没有要害你的念头,可他毕竟是给你设了个套儿,其实他是咱们的长辈,被他稍稍利用一下儿也不是不能接受,但你说三哥事先知不知道,他有没有份儿?」
      「你说呢?如果你家老头儿让你帮他做同样的事儿,你会不会做?」「完全一样的情况吗?」「对,对我没有什么特别直接的负面影响。」「可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,但却是永久的间接负面影响啊,」文龙抬起头,闭上一直眼,拇指和食指举在面前,形成一条极窄的缝,「我不会做的。」
      「那就是了,我相信三哥事前并不知道,说不定古叔叔就是打算永远都不让他知道。」「四哥,你就真的这么信任我们?对我们从来不怀疑?」「哼哼哼,一个男人一辈子要是没有几个能够完全信任的朋友,那就只能用『可怜』来形容了。」侯龙涛望着地平线上露出的鱼肚儿白,脸上出现了笑容……
      早上8:08,T13次列车準时停在了上海火车站。大约半小时后,侯龙涛和林文龙并肩来到了站前广场上,四月初是上海在一年中为数不多的几个让人舒服的季节之一,两个彻夜未眠的年轻人都感到精神一爽。「大上海」,中华人民共和国的「经济之都」,世界闻名的现代化大都市,用什么来招待这两位不速之客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