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0章 更多>>
 

  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0章

    时间:2018-06-09 赖文昌抚弄着女人的秀髮,享受着人人敬仰的大法官的口舌服务。
      韩冰虹的脸由白转红,杏眼中开始春水蕩漾,她体内的淫慾已被自己的所作所为慢慢激发起来。
      女法官不断分泌津液,小嘴拚命吸吮,不时发出下流淫靡的声音。
      这就是法庭上威仪万方的大法官啊,那个曾经端坐在庄严的国徵下,令无数作奸犯科者心寒的正义女神!
      那张神圣不可亵渎的嘴,正在为一个卑鄙的男人口交。
      男人配合着女法官的吞吐前后摆动屁股,尽情姦淫这张嘴,体会践踏法律的快意。
      韩冰虹被越来越淫糜的气氛感染,神智也变得迷乱起来。
      制服美妇完全抛弃了自己共和国执法者的尊严,无耻地投入嘴与阳具的活塞运动中。
      「好了……停……」赖文昌突然抽出肉棒,中止女法官的吸吮。
      韩冰虹不知出了什么事,脸上的神情一片茫然,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      面目狰狞的大阳具不住颤动,像一把凶器指着女法官。
      「看来你还没吃饭……来……让你尝尝这个……」赖文昌抓起他吃剩的奶油雪糕抹在自己的阴茎上。
      韩冰虹发现了男人可恶的企图,不禁秀眉一皱,脸上满是难为情的样子。
      「还扮什么高贵,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,连狗都不如!」赖文昌一把抓住女法官的头髮,把韩冰虹的脸仰了起来。
      受到男人无情的辱骂,女法官屈辱地流下眼泪,俏脸如梨花带雨,无比凄艳。
      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一手握住肉棒一手抓紧女法官的头髮,抽打女法官的脸庞。
      「啪……啪……」
      肉棒打在脸皮上,上面的奶油雪糕溅落女法官的脸,她本能地合上眼睛。
    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韩冰虹躲避着。
      男人又抓了一把奶油抹到鸡巴上,强行插入了女法官神圣的嘴里。
      「唔……」舌头尝一股甜腻腻的东西,女法官张开了眼睛,惊恐地抬眼看着男人冷漠的脸,好像不能相信男人的所为。
      「把这盘奶油给我吃乾净…」赖文昌将他吃剩的半盘雪糕摆到女法官面前。
      韩冰虹知道这个男人认定了的事是不可能违抗的,虽然把阳具上的奶油吃下肚很噁心,但她没有选择,因为她知道自己已是这个男人的奴隶了,她做的每件事正在一步步印证自己这个身份。
      强忍着无比的屈辱,女法官一下下地吞吐男人的肉棒,把上面的奶油雪糕嚥下,然后再往肉棒上抹,最后赖文昌被吃得射了出来,还强迫女法官把他的精液和奶油一起吞了下去。
      这是韩冰虹生平做过的最噁心的事。
      男人泻了火,倒在沙发上。
      韩冰虹微微喘着气,用手背拭去嘴角残留的雪糕,等待男人的下一步指示。
      「把衣服全脱下来……」
      韩冰虹委屈地脱下衣服,就像一个木偶,被男人操纵着。
      「嗯……奶子越来越大了,不知什么时候才有奶水。现在转过身来……让我看看你的屁股……」赖文昌说道。
      韩冰虹幽幽地歎了口气,看来真正的凌辱才刚刚开始。
      「把裙子撩起来……」
      女法官只好把套裙慢慢地翻起来,缠在腰际,两条丰腴雪白的大腿裸露在男人眼前。
      「转过来……屁股向着我……」
      韩冰虹脸上一阵发烧,但还是不得不按着这个男人的话去做,把前身弯下去,将肥大的屁股挺向男人。
      「嗯……把内裤脱下来给我……」
      「这个男人难道前世注定是我的魔鬼?」韩冰虹大脑中一片混乱,但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敢放慢。
      赖文昌用女法官的内裤擦乾净手上的奶油,一把扔进垃圾桶里。
      「两腿蹬直,屁股翘高点!」男人像训练动物园的海豹一样向女法官发号施令。
      韩冰虹双手撑在膝盖上,用力站直了下身,两条美腿笔直地蹬在高跟鞋里。
      「嗯……把屁股分开,让我看到你的屁眼!」男人的想法真是极度其猥琐。
     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,但听到男人下流的口气,端庄的女法官还是窘得满面通红。
      「医生说大肚婆不让日小穴,怕流产,我看弄屁眼应该不碍事,今天就给你通通肠子……」
      「啊……不可以……这样的事。太难为情了。」韩冰虹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      「把屁股给我张开!」男人喝道。
      韩冰虹的眼泪在眼腔里打转,男人兇猛的话语象鞭子抽在她身上,有一种不可抗拒力。
      「妈的,居然长得这么大,说,到底让几个领导给操过了……嗯?」赖文昌重重地打了一下女法官的屁股。
      「不…」韩冰虹涨红了脸象受到了最无人性的污辱,心底里本能地抗拒着。
      这个男人太无耻了!
      「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?」男人阴沉地说。
      高贵的女法官只有忍辱负重,弯下腰,两腿用力站直,双手无声地伸到屁股上,抓住自己两片丰厚的臀肉,用力向两边分开,把里面羞人的东西展示在男人眼前。
      「啊……好下贱……这样的事……」女法官好像向全世界展示她身上最骯髒最隐私的器官,强烈的羞耻感冲击她的大脑。
      居然做出这样的动作,韩冰虹不能相信这个人就是自己,像做错事的小孩低下头,让头髮遮住自己发烧的脸庞。
      当一件事,一个动作,甚至一个缪论被无休止地重複,它就会变得顺理成章天经地义。
      韩冰虹就是在这样的调教中潜移默化,不知不觉地被驯服。